财创网 经济数据 数字欧元下跌后再次先发制人,给商业银行带来危险

数字欧元下跌后再次先发制人,给商业银行带来危险

欧洲银行原本就面临着一波由新冠疫情引发的潜在坏账潮。雪上加霜的是,其生存能力很可能会遭遇另一个意想不到的新威胁:欧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提议推出数字欧元。

为19个欧元区成员国的3.4亿人口制定货币政策的欧洲央行,已经公开炫示数字欧元的前景。该行宣称,这将是“所有公民和企业都可以使用的一种电子形式的央行货币”。

欧洲央行表示,新冠疫情正在推动现金加速衰退,而这项提议就是为了在这样一个日益数字化的世界中创造一种自由、安全且值得信赖的支付方式。

但银行官员明确指出,数字欧元也是欧洲央行采取的一种反制措施。近年来,比特币(Bitcoin)和以太币(Ether)等加密货币的崛起令人眼花缭乱,PayPal和Revolut等金融科技的商用化呈现爆炸式增长,各种数字货币接踵而至,比如Facebook准备推出数字货币Diem(前身为Libra)。欧洲央行从中窥探到一种危险:大型科技公司可能会从欧洲银行业的蛋糕中攫取更大的份额,从而严重削弱该行对欧洲金融体系的掌控力。

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旗下经纪部门美银证券(BofA Securities)在上周发布的一份报告中称:“我们认为数字欧元是一项先发制人的应对措施,欧洲央行希望它成为加密货币的克星,并借此消解来自大型金融科技公司的威胁。”今年迄今为止,随着特斯拉(Tesla)购买了15亿美元的比特币,大型机构投资者对这种加密货币的兴致持续上涨,比特币的价格几乎翻了一番,助推其总价值不断飙升,现已突破1万亿美元大关。

欧洲央行的行长克里斯蒂娜·拉加德在今年1月表示,该行最早将于4月决定是否推进数字欧元计划。但她也透露称,这种数字货币或许要在五年后才会正式面世。

但欧洲央行似乎已经下定决心。副行长路易斯·德金多斯本月在接受葡萄牙《公报》(Publico)采访时指出:“对我们来说,数字欧元不是一个选项,而是我们必须要做的事情。”在1月结束的一场围绕数字欧元计划的公众咨询中,这家总部位于法兰克福的央行收到了8000多条评论。

“面向所有人”

欧洲央行强调称,数字欧元将与欧元纸币和硬币共存,而不是取而代之。

尽管如此,一些人对该计划可能对欧元区深陷泥潭的商业银行造成的影响感到忧虑。欧洲央行警告称,新冠疫情大封锁让无数企业遭受重创,在最坏的情况下,这些商业银行由此面临的坏账冲击可能高达1.4万亿欧元(约合1.7万亿美元)之巨。

在疫情爆发之际,一些银行,特别是希腊、塞浦路斯、葡萄牙和意大利的银行,仍然背负着2008年金融危机遗留下来的数十亿美元有毒债务。

“附带损害”

一些专家担心,如果欧洲央行推出数字欧元,欧洲人会争先恐后地在央行开设数字账户,从欧元区银行赖以生存的活期账户中吸走数万亿资金,从而危及这些银行的收入来源。要知道,对商业银行来说,活期账户向来都是一个廉价而且可靠的资金来源。

这意味着商业银行无论如何都是遭受损失的一方——无论是大型科技公司吃掉他们的午餐,还是被欧洲央行吸走存款。

美银证券警告称,欧洲央行推出数字欧元的决定,很可能对欧元区银行造成“附带损害”。

至关重要的是,数字欧元吸走的资金来自人们每月存储工资的账户。用美银证券的话说,这是“质量最高、流动性需求最低的资金。”

美银证券表示,即使欧洲央行像它所提议的那样,将个人持有的数字欧元上限设为3000欧元(约合3600美元),那也会有1万亿欧元(约合1.2万亿美元)从商业银行流向欧洲央行。美银证券的分析师写道,这1万亿欧元是“银行系统的支柱”,它的流失将“动摇银行的根基”。

每月存入欧元区银行的万亿欧元工资构成了5.4万亿欧元存款的基石,商业银行用这些存款来创造2.3万亿欧元的长期投资。倘若这1万亿欧元的工资账户转移到欧洲央行,涌入银行账户的剩余资金将被视为不那么稳定的存款。美银证券表示:“4.4万亿欧元的存款现在只能够创造0.7万亿欧元的长期投资。”此外,商业银行也不得不持有比以前更多的现金。

美银证券指出,如果银行业以外的私营部门可以从支付活动中攫取更大一块蛋糕,它们将获得巨大而有价值的奖赏,即尚未被银行充分利用的客户数据宝库。

“我们有理由想象,一家非银行机构设法利用现有的工资和支付数据,为商家提供一种成本更低的支付服务——当前系统的成本为交易额的0.6%。一些使用更便捷、更便宜、积分和折扣力度更大的‘杀手级应用程序’将获得消费者青睐,从而有可能迅速普及。”该报告写道。

北京试点项目

欧洲央行远非唯一一家考虑推出数字货币的央行。

中国在这方面处于领先地位。在上个月实施的一个试点项目中,中国央行向5万名北京居民每人发放了200元的新数字货币红包。在世界各地,还有几十家央行也在考虑推出自己的数字货币。

美联储(Federal Reserve)的主席杰罗姆·鲍威尔在上个月告诉美国国会,美联储正在“非常仔细地研究我们是否应该发行数字美元的问题,”并称其为“一个优先级别非常高的项目。”但他随即补充称,这提出了一些重大的技术和政策问题。

疫情催化剂

欧洲央行的执行董事、数字货币项目的负责人法比奥·帕内塔在上个月的一次讲话中明确表示,欧洲央行对数字巨头日益扩大的影响力深感忧虑,而拟议中的数字欧元就是对这种关切的一种回应。

“在欧洲,大型科技公司的扩张让我们越来越依赖由其他地方治理的技术。这些科技巨头可能会促使国内和跨境交易迅速采用稳定币(一种加密货币),而这很可能造成系统性风险,甚至危及货币主权。”他说。

欧洲央行非常清楚数字欧元给欧元区商业银行带来的潜在风险——比如损害这些银行的利益,甚至引发银行挤兑潮——并表示将设计一套系统来避免这些危险。

“数字欧元或许会从银行吸走支付活动,导致这些银行从支付中获得的收入和客户信息随之减少。它还可能会吸引存款,特别是如果央行对数字欧元的个人持有量没有限制的话。极具吸引力的条件很可能促使公众将大量存款从商业银行转移到央行。”帕内塔在同一次演讲中说道,“令人担忧的是,这可能会导致融资不稳定,融资成本上升,银行盈利能力下降,最终致使贷款减少,严重制约实体经济的融资活动。”

在危机期间,数字欧元可能给银行带来更大的风险。“如果设计不当,一旦爆发危机,数字欧元就有可能助推大量存款从商业银行转移至央行,造成所谓的‘数字挤兑’加速问题。这种风险甚至可能会自我实现,导致储户减少银行存款,即使在正常时期,这也会放大波动性。”帕内塔说。

帕内塔说,这些危险能够通过设计一个系统来避免。该系统允许数字欧元用于国内和国际支付,但阻止其被用于投资目的。

一个选择是限制人们持有的数字欧元数量,“同时允许数字欧元用于大额交易。”他说,“要想实现这一点,央行就得要求超过用户持有限额的进账资金转入其银行账户。”

另一种选择是对超过一定阈值的数字欧元持有量设置惩罚机制,比如负利率。他建议将这个阈值设定为3000欧元。

他明确表示,无论如何,欧洲央行无意通过直接跟数字欧元的数亿潜在用户打交道来取代商业银行。

“金融中介机构,尤其是银行,将提供前端服务,就像它们今天为现金相关业务所做的那样。”他说。

当然,央行对数字支付的监管可以为政府提供一个打击犯罪、洗钱和逃税行为的新利器。毒贩和犯罪分子更喜欢现金的匿名性。欧洲各大经济体拥有庞大的非正式部门,而这些经济部门基本上都采用现金交易。

2016年,由于担心500欧元纸币被用于资助恐怖主义和犯罪活动,欧洲央行决定停止发行这一面值的纸币,当时这种纸币约占欧元区所有流通纸币价值的30%以上。

央行发行数字货币的前景令自由意志主义者感到震惊。他们担心这会威胁到个人隐私,并且会扩大专制国家控制人民的空间。

“数字美元可能会让政府掌控用户的每一笔金融交易信息。政府创造的个人钱包拥有区块链能力,能够存储每一笔交易。这听起来像是那种绝对会让自由意志主义者抓狂的噩梦。”自由意志主义作家克里斯汀·泰特本月在《国会山报》(The Hill)撰文指出。

“你会对自己的财富任由几名非民选的华盛顿官员摆布感到安心吗?”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财创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300163.com/jingji/20210318/525.html

作者: 树哥

本人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来源于网络。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站内删除!

新股申购需要哪些条件?新股申购和小盘绩优股认购的区别

中科院:中国越发达地区,人群发达之路心理要健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cncjj@300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