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创网 证券 大宗商品价格暴涨,新一轮繁荣“超级周期”来了?

大宗商品价格暴涨,新一轮繁荣“超级周期”来了?

道格•金在2004年超级商品周期到来之初成立了自己的对冲基金。彼时的时机刚刚好:庞大的需求将石油、铜等一干大宗商品的价格推至历史高位,投资者纷纷涌入。在鼎盛时期,金的商业商品基金管理着约20亿美元。

然而,随着2008全球金融危机和美国页岩革命的爆发,繁荣戛然而止。商品价格暴跌,大型机构资金撤出,不少专业对冲基金关闭。

转眼十多年过去,金迎来了职业生涯中最好的时光:从钢铁到大豆,今年的原材料价格达到多年来的高点,旺盛的需求推动他的基金上涨50%。大宗商品势头再起,从养老基金到实物贸易商,所有人都在赚钱。

但问题在于,这是新冠疫情后的短暂反弹,还是全球经济结构长期转变的信号?金心里自有答案。

“我们正在面临结构性通货膨胀的冲击。有很多被压抑的需求,每个人都迫不及待地想拥有一切。”金说。

通胀忧虑重现

大宗商品的繁荣意味着,自2008金融危机之前几年至今,各国央行首次为通货膨胀担忧。此轮上涨也将对政治产生影响。

原油价格回升至每桶75美元,较之一年前的负增长可谓强劲反弹,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也随之重新占据全球能源市场的主导地位。

对于正在着手应对气候危机的政策制定者而言,这样的繁荣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因为不断上涨的大宗商品价格将提高转型成本。

今年的铜价保持平稳,但整体原材料价格依旧高昂,其中,铁矿石仍然接近历史纪录,美国的钢铁价格今年上涨了两倍,煤炭价格回升至2013年的高位,天然气价格也不断上涨。

体现23种原材料价格的彭博商品现货指数虽然在最近有所回调,但相比于2020年3月新冠疫情爆发之初的低点,仍然上涨了78%。

随着各国逐渐解除封锁以及欧佩克+联盟的限制,对全球经济起到决定性作用的原油价格持续走高。基准布伦特价格今年以来上涨了45%,令贸易商和华尔街的银行纷纷猜测,油价是否有可能自2014年以来再次突破每桶100美元。

大宗商品重获青睐

随着价格的飙升,华尔街对大宗商品的兴趣也愈发浓厚。一年一度的罗宾汉投资者论坛每次都会吸引保罗•都铎•琼斯、斯坦利•F.•德鲁肯米勒、瑞•达里欧等对冲基金界的名人,而今年6月早些时候的大宗商品专题会议则是该论坛五年来首次就原材料问题展开讨论。

高盛集团的大宗商品研究资深主管杰夫•柯里指出,尽管金属和谷物近期遭遇抛售,但大宗商品仍然将呈现长期牛市。

他认为,“大宗商品重获青睐”,不过到目前为止,对天价的期待尚未吸引来堪与2004年至2011年繁荣时期相媲美的资金。

对那些已经将资金投入大宗商品、押注于新冠疫情后经济复苏的投资者和实物贸易商而言,本轮反弹已经令他们收获颇丰。

以嘉吉公司为例。这家全球最大的农产品贸易商本财年头9个月的营收已经超过其历史上任何财年的全年收入,净利润飙升至40亿美元以上。

再例如全球第二大独立石油交易商托克集团,截至3月底,该公司的近6个月净利润超过20亿美元,几乎等同于其历史上的最好全年收入。

托克集团的首席执行官卫杰明表示:“我们的核心交易部门正在全速运转。”

消费价格走高

然而,对消费者来说,大宗商品的繁荣却唤起了高通胀的记忆。目前受到冲击的主要是企业,一些国家的工厂将承受十几年来最高水平的通胀压力。或早或迟,消费者也会因此付出代价。

从联合利华到宝洁,不少公司都已经宣布了近期提价的计划。

联合利华的首席财务官格雷姆•皮特基特利在公布了公司第一季度业绩后告诉投资者:“眼下的大宗商品通胀达到了长久以来从未有过的水平,并且将对所有业务造成影响。”

商品价格上涨的速度和广度波及了包括植物油和煤炭在内的几十种原材料,促使不少人开始谈论大宗商品超级周期的到来。

经济学家通常将超级周期定义为:需求异常旺盛,同时石油公司、矿产商和农户无力满足市场需求,从而引发比正常商业周期更持久的价格反弹。

世界近现代史上发生过几次大宗商品超级周期,每一次均以社会经济转型事件为驱动:第一次是20世纪初的美国工业化;第二次是20世纪30年代的全球军备竞赛;第三次则是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战后欧洲与日本的重建。

超级周期是否会再次出现?

超级周期若再一次出现定将成为重大事件。

物价上涨佐证了新一轮繁荣的说法。涵盖一篮子23种原材料的彭博商品现货指数接近500点,相当于2007年至2008年和2010年至2011年的峰值水平。新冠疫情引发的反常经济转型为超级周期注入了额外动力。

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初,大宗商品需求一度受到打击。全球陷入封锁,旅行受限,工厂关闭。从石油到铜材,去年3月至5月间,所有商品的价格都随着消费减少而大幅下跌。但经历了最初的几个月后,世界经济开始复苏,消费模式朝着有利于大宗商品的方向变化。

想梳清其中的缘由,关键在于理解大宗商品需求与财富的典型关系。通常而言,较贫穷国家的原材料消耗较少,大部分支出都用于食物、住房等基本需求。

大宗商品的最佳市场是人均收入4000至18000美元的中等收入国家。这样的国家正处于城市化和工业化阶段,催生出对大宗商品异常旺盛的需求。该人均收入范围内的家庭有足够的经济能力购买汽车、家用电器和其他需要大量原材料的商品。处于工业化阶段的国家也需要修建铁路、公路、医院和其他基础公共设施。

当人均收入超过20000美元时,对大宗商品的需求开始回落,较富裕的人口将更多的财富投入到优质的教育、健康和娱乐服务中。

然而,新冠疫情改变了上述动态规律。由于很多家庭无法外出,即便是最富有的国家,消费类型也由服务转向了商品。从诸多方面看,美国和欧洲的消费者在那几个月里的行为与新兴国家的消费者无二,购买了新自行车、电视机等各类商品。

美国经济堪称该趋势的最佳案例。虽然总体消费支出仍然低于2018年至2019年,但数据背后却隐藏着商品与服务支出间的巨大差异。

根据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数据,美国家庭目前的商品支出较新冠疫情前高出11%,而在度假、餐馆、娱乐等方面的服务性支出则比新冠疫情前低7%。

托克集团的首席经济学家萨德•拉希姆说:“超宽松的货币政策、空前的财政刺激、被压抑的需求、强劲的家庭资产负债表,以及创纪录的储蓄,所有这些因素合在一起,描绘出一条有弹性的、强劲的增长轨迹。”

由于西方国家的政府正瞄准基础设施建设,承诺修复公路、铁路和桥梁,其财政刺激措施在某些方面呈现出与新兴市场类似的特征。

此外,各国政府也热衷于建设更绿色的未来,在电气化领域投入资金,以期摆脱对化石燃料的依赖。这对煤炭和石油行业固然是噩耗,但也意味着对铜、铝等能源转型所需的关键原材料,以及钴、锂等电池金属需求的增加。

大宗商品巨头嘉能可即将卸任的首席执行官伊万•格拉森伯格认为,由于美、中两个超级大国首次同时推动大型基础设施项目,以减轻新冠疫情对本国经济造成的影响,“大宗商品的价格将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保持强劲”。

商品供应仍然在奋力追赶需求。造成瓶颈的部分原因乃是生产国刻意为之,比如欧佩克+去年削减原油产量的行为;另一部分原因则是矿场、冶炼厂、屠宰场和农场在新冠疫情期间难以展开生产。

至于本轮价格反弹的持续时间,关键取决于结构性供应约束。这意味着,高价未必能够成为增加产量、并最终令市场恢复平衡的信号。

减缓供需反应的因素有主要两点。首先,企业受到来自股东和法规的压力,必须加入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减少煤炭、石油和天然气等化石燃料的产量。

其次,同样是这些股东,又向企业提出更高的股息要求,从而令用于扩大矿场、钻探新矿的资金进一步缩水。

这些因素的影响已经在大宗商品市场的某些方面有所显露,有的企业早在几年前就停止了对新供应的投资。

以热力煤为例,煤矿企业自2015年起就不断削减开支。随着需求的回升,目前的煤炭价格已经跃至十年来的最高点。铁矿石亦然,今年早些时候,铁矿石价格同样飙升至历史高点。鉴于各石油企业也在大幅削减开支,接下来很可能出现油价飞涨。

在对冲基金经理道格•金等看涨人士眼中,这正是加倍下注的信号。“这预示着繁荣周期的开始,而非昙花一现的飙升。”金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财创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300163.com/zhengquan/20210709/1469.html

作者: 树哥

本人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来源于网络。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站内删除!

金色阳光证券服务内容有哪些、产品分几级

杰尼亚集团将成为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cncjj@300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