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创网 滚动新闻 3000哲库员工被裁,芯片猎头开启抢人大战

3000哲库员工被裁,芯片猎头开启抢人大战

3000多员工成为各大芯片公司及猎头的争强对象,势必又一次加深IT芯片行业的内卷。
同时,这个事件也留给我们两个方面的思考:
1、OPPO从启动哲库,到终止哲库业务,体现出这家公司的战略运营能力——什么时候迅速启动,什么时候能立刻关闭。这其实反映出这家公司非常强的战略运营能力。
“以市场需求为中心”“敢为天下后”,可以说一直是步步高系(OPPO 、VIVO)最厉害的方面;对市场需求的深度理解,也是步步高系非常擅长的
2、芯片风险巨大,并且涉及多个横向和纵向的产业链。
芯片这个行业,需要大量的人财物的投入,投入也超过我们的想象。
更难得一点,芯片本身也是一套交换协议,这种协议涉及横向的产业链和纵向的产业链的深度合作。
这种合作完全是国际分工不断深化发展的表现,涉及国内国外、上下游多个厂家。

这种合作之广、合作之深,也带来了巨大的不确定性和风险。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上海芯片圈的HR和猎头基本没休息。作为国内第五大IC设计公司,哲库被解散的近3000员工成为各大芯片公司及猎头争抢的对象。

5月15日下午,策德芯片团队负责人熊芳芳赶到了哲库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办公大楼张润大厦。“由于大楼封闭,保安以影响其他公司为由,禁止我们入内,我们只能在门口蹲守候选人。大厦里陆陆续续有人拿着着行李走出来。”熊芳芳告诉《深网》。熊芳芳赶到现场的时候,她听说海思、小米等公司HR部门负责人都在现场开启了招聘模式。 

猎头蹲守离职员工,这是近几天发生在哲库办公大楼门外常见的一幕。

熊芳芳从事芯片猎头工作已经7年了,她亮明身份,确认对方是哲库的员工后,就加了十多个年轻人的微信,他们大部分都是毕业1年到3年。熊芳芳感觉到现场弥漫着一种忧伤,她也能感受到年轻人的迷茫、失落和沮丧。

在哲库楼下蹲守离职员工的猎头      

数据显示,哲库团队知名高校硕博占比80%,10年以上经验工程师占比40%。因为高于同行的薪资水平,哲库还一度吸引了来自高通、紫光展锐等芯片设计龙头的资深人员。

“以往和哲库的部门合作非常愉快,他们专业,也很敬业,也非常配合猎头去做一些推进,引进人才,整个流程比较体系化和规范化。哲库给芯片行业培养了很多人才。”熊芳芳告诉《深网》。

不过,芯片行业人才水涨船高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当下整个行业对人才的需求已经趋于理性,工作5年以上的芯片从业者才是猎头们和大厂追逐的对象。

据《深网》获悉,两年前,10年以上工作经验的技术人才年薪总包能达到160万-180万,甚至更高,2023年开始同等经验的人才年包在120万-150万。“现在年包超过百万,用人单位都会犹豫,除非是技术特别厉害或者能带团队的leader。”一位芯片行业猎头对《深网》透露。

抢人大战开启 薪资却降了一大截

与熊芳芳去现场“蹲人”不同,不少猎头选择蛰伏在各大芯片厂商临时组建的直聘群里。

据《深网》统计,最近几天,兆易创新、国科微、新思、华为、爱芯元智、上海红西瓜半导体、昆仑芯、超睿、灿芯半导体、天数、南芯、锐成芯微、忆联芯片等一众芯片厂商的HR纷纷组建了哲库直聘群。

各大厂商的HR会在群里释放公司职位信息和简历投递邮箱,以便群里的哲库员工按需投递。

“我们公司在线上专门设立了哲库员工群。我们合作的客户基本也在线上都支了摊子,客户都设有哲库专场。”上海日翰咨询半导体负责人Emmy对《深网》说。

当客户公司HR人士去张润大厦楼下蹲守候选人时,Emmy正在出差。“客户自己在捞哲库的人,我们再给客户推哲库候选人,客户对我们推荐候选人的意向就不会这么强。”Emmy对《深网》解释自己团队没去现场“蹲点”的原因。

在Emmy看来,当客户的HR都自己下场“捞简历”时,猎头已经没了“用武之地”。

“用人单位只在自己招不到人时才会委托猎头公司招聘,现在哲库这么多离职员工都在给用人单位投递简历。当投递简历量远超他们开放出来的岗位时,已经没有猎头什么事了。”Emmy解释。

“特别惋惜和悲哀,这么大的芯片厂商突然终止业务,势必会引发行业薪酬下滑等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多位猎头对《深网》表示。

3000哲库员工忽然涌向人才市场,首先会影响到芯片行业的平均薪资。哲库的薪资水平高于同行,同等技术下谁的性价比高,用人单位就用谁。长远看,这会导致半导体行业的平均薪资下滑。

据《深网》获悉,哲库部分应届生及三年以下工作经验的候选人更愿意进入知名的芯片大厂。“问题是,大厂并不缺应届生及工作经验不足的员工。在应届生方面,他们有自己的校招,引进三年以下工作经验的员工还需要花时间培养。”Emmy解释。

大厂不缺候选人,一些芯片创业公司又因薪水给的不到位很难抢到人,这波争抢哲库离职员工的浪潮有些“虚热”。

“不少芯片创业公司在哲库这波抢人大战中抱有‘捡漏’的心态,与前两年相比,这波抢人大战需要付出的薪资成本会更低。”有不愿署名的芯片猎头对《深网》透露。

多位芯片行业猎头都对《深网》表示,部分芯片公司其实没那么多职位空缺,更多是抱着收集简历的目的去的。在哲库宣布终止业务之前,不少芯片大厂本身也在裁员,市场上并没有太多的职位可供挑选。

芯片产业的冰与火

哲库之前,半导体行业已经经历了多轮裁员及“抢人”大战。今年以来,Arm中国、美光科技、迈威尔(Marvell )、英特尔、高通等半导体大厂都在裁员。

去年年底,美国最大存储芯片制造商美光科技宣布,公司将在2023年裁员大约10%,并停发奖金。今年2月中旬,Arm中国裁员90-95人。3月下旬,美国无线、数据处理和存储芯片制造商迈威尔科技公司(Marvell )宣布将裁员约320人,占员工总数的4%,这是该公司多年来在美国进行的首次重大裁员。3月至5月,英特尔已进行多轮裁员,涉及 CCG(客户端事业部,包括负责生产消费 CPU员工在内)、DCAI(数据中心与AI事业部)等多个部分。

有猎头对《深网》透露,此前的这几轮裁员中,国内半导体公司已经开始了抢人大战。“Arm中国的员工主要被芯片大厂抢走了,我们有客户直接把迈威尔的某个设计团队整体拿下。”Emmy对《深网》透露。

有猎头对《深网》透露,芯片设计公司的团队喜欢抱团取暖。哲库某研发团队的leader对意向公司提的要求之一是,希望能将自己所带的团队一起引入。

“对于刚毕业1-3年的哲库员工来说,他们中有许多人刚买了房,他们也知道出去找工作很难,因为小米也好,荣耀也罢,他们都是想招聘哲库团队中更资深的人,因此他们想的是跟自己的部门老大捆绑在一起,老大去那里,他们就去那里。”熊芳芳阐述。

但由于国内芯片设计等公司职位趋于饱和,现在能整体接受某个研发团队的公司凤毛麟角。

一颗芯片从IC设计到材料、设备、制造、封装、测试、验证,涉及产业链上下游数十个重要环节。在这次由哲库引发的人才变动中,一面是为应对行业放缓而不断裁员的芯片设计等上游公司,一面是晶圆厂扩产线而造成的“人才荒”。

去年7月,国际半导体产业协会(SEMI)统计显示,中国大陆在晶圆厂建厂速度全球第一,预计至2024年底,将建立31座大型晶圆厂,且全部锁定成熟制程。

英特尔高管Ann Kelleher曾表示,一座晶圆厂需要上千名熟练的工程师来操作设备、进行生产。另外,发展新型材料与生产技术、进一步推进半导体性能,也都离不开高阶工程技术人员。

由于需要技术储备且工作操劳,人才短缺已经成为台积电等晶圆厂商要面临的难题之一。

随着上一轮缺芯潮期间启动的晶圆扩厂项目开始陆续达产,国内晶圆厂的人才需求缺口也将加大。据《2022年第四季度全国招聘大于求职“最缺工”的100个职业排行》显示,半导体芯片制造工排到第49名。

有猎头对《深网》透露,“除晶圆厂工程师外,模拟设计、数字设计、芯片验证等岗位还是缺人”。

作为产业变迁的标志之一,人才流动对行业的反馈具有滞后性,对半导体行业来说也是如此。

在国际市场,业绩不达预期甚至下滑是英特尔及高通等大厂裁员的先兆。在国内,一季度业绩“暴雷”后,多家芯片半导体公司出现短暂的股价大跌。

受全球终端市场需求疲软的影响,国内不少半导体公司2023年Q1业绩不佳。受此影响,4月26日,长电科技、龙芯中科、华峰测控、晶丰明源、甬矽电子等多只芯片半导体个股股价大跌。

从企业注册数量看,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19年至2022年,国内新注册芯片企业分别为53238家、59793家、9.5万余家、11.3万余家。但半导体行业具有周期性。一般而言,全球半导体行业每隔4-5年经历一轮周期。从谷到峰的上行周期通常1-3年时间,从峰到谷的下行周期通常1-2 年时间。

“近几年,芯片创业公司大量涌现,IC设计等很多细分赛道都挤满了大大小小的公司,但能做高端芯片的公司还在少数。当整个行业增速开始放慢时,挤泡沫就开始了。”猎头Emmy对《深网》判断。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财创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300163.com/roll/20230517/2485.html

作者: 树哥

本人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来源于网络。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站内删除!

资金周转不用急,微粒贷帮您解决燃眉之急

发表回复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cncjj@300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7:00-23:30,节假日正常上班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